百名专家广州研讨:职教本科有了开放大学能否设硕士层次教育?

2019-12-02 17:01 Admin

  7年前,国家进行教育体制改革试点,将6所广播电视大学更名“开放大学”,以此为契机,推动全民终身教育。

  11月23日-24日,一场名为“新时放大学建设与展望”的研讨会在广州召开,来自全国各地开放教育专家学者一行百余人聚首,探讨如上主题。有专家认为,开放大学需要从国家层面进行顶层制度的创新性设计,研制终身教育制度条例,在开放大学设置硕士层次教育。

  “开放大学的应用型本科专业,应该如何定位?”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原委员、中山大学原李延保抛出问题。

  今年初出台的“职教20条”明确,将打通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通道,同时,首批试点将一批民办高职升格为本科职业大学,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在国家层面,关于职业教育的学历通道正在撬开,作为新兴教育的开放大学地位如何?李延保说,开放大学的本科教育,属于继续教育序列,无法追随普通教育的本科,但它又不同于职教体系的本科,“找出自己的准确定位,开放大学才有生命力。”

  北京开放大学校长褚宏启以自身理解回应了这一提问。他认为,开放大学需要在整个继续教育领域起到“领头羊”的作用,“做继续教育的设计者和规划者”。他说,相对来讲,开放大学属于继续教育的一类,现在“不是很受待见”,但终身教育越来越重要,开放大学的地位也将越来越高。

  然而,这一地位的确立,亟需来自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加强继续教育和开放教育的立法与政策。“顶层设计”,这一词语频繁从来自全国各省市的开放大学和广播电视大学校长口中道出。

  “首先要研制终身教育条例,或者说法律,这是根本的。没有这样一个法律做支撑和保障,开放大学在建设推进过程当中就是困难重重。因为我们一直身份不明,既不是普通高等学校,也不是传统的高等学校,那么,它究竟是什么?”江苏开放大学校长崔新有如是表示。

  作为“新型学校”,上海开放大学校长袁雯认为,应设置开放硕士教育。“在高等教育大众化已经实现这么多年的基础之上,是不是硕士层次的教育,也应该有开放教育的模式?”袁雯说,如果开放大学按照普通高校的要求,去培养硕士生,并没有多大意义。“第一,我们一定比不过普通高校,但是同样,普通高校教师也干不了我们现在干的事情。”

  崔新有则表示,通过中、高、本硕的开放教育体系建设,可以增强开放教育的吸引力。他认为,开放教育可以和全日制教育实现衔接,类似职业教育,可以走到专业硕士、专业博士,开放教育也可以实现二者之间的打通。“虽然是两个不同的书,实质是一样的。开放只是一种手段,是一种远程教育的提供者,但是目前,我们在和全日制教育衔接上结合上,层次上突不破。”

  广东开放大学校长刘文清表示,需要国家层面出手建立的,还包括整个资历框架。“如果你光建职业教育这一块,就等于高速公路只建了中间这一段,前面后面都没打通,你根本不可能走车”。据悉,广东已发布全国首个终身教育资历框架等级标准。

  “希望将来在我国终身教育体系当中,也有一些白发苍苍耄耋之年的老人,获得开放大学的硕士、博士学位,希望不断满足全民不断提高的学习的愿望。”刘延保说。

  据悉,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专家李延保、季明明,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彭斌柏,广东省教育厅厅长景李虎出席会议。来自全国各地的开放教育专家学者,国家开放大学、北京开放大学、 上海开放大学、江苏开放大学、云南开放大学和天津、内蒙古、浙江、山东、湖南、安徽电大等学校领导均有出席并给出观点。